徐青锋

时间:2017年08月21日 作者:徐青锋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徐青锋文赋诗词选

 

徐青锋,又名徐卿峰。号野鹤、逸雲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周口市书协篆书篆刻委员会副主任淮阳县诗词学会会长,淮阳县政协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委。

 

宛  丘  赋

      淮水之阳,龙池之东。古陆平原,高台矗壅。太昊遗墟,华光紫气呈瑞;神农之都,古木浓荫摇风。百亩丘台,方城①鼻祖;八卦阴阳,道在其中。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帝都宛丘,长颂嘉名。    太古之世,天地混蒙。风恣雨肆,蛇猛兕横。太昊伏羲出矣,教化天下苍生。定姓氏,制嫁娶;结网罟,养牺牲;兴庖厨以去腥膻,画八卦而启文明。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悟幽玄之道,聚天地之灵。作三十五弦琴瑟②,启十五部落联盟③。造干戈以饰武功,统海内而定图腾。都于宛丘,纪官以龙;四海归心,民族血融。    宛丘之野,鸟飞兽腾。东门之池,草丰水盈。蒹葭苍苍,蒲荷藏星掩月;碧水幽幽,鱼禽跃浪飞翎。木筏以载,轻舟以乘。网虾捕鱼,渔猎为能。积土成台,构木石以为殿宇;掘地为河,筑土墙而建高城。丘如巨碗,以象“天圆”之状;城基正方,以法“地方”之形。天圆则动旋“太极”,生机无限;地方则静生“四象”,稳定繁荣。连彼四面通衢,汇此中央之城。妙合阴阳至理,道启天地神蒙。座北朝南,巍然帝王霸气;顾左盼右,依稀太古淳风。城周筑垣,城门设警。陶管排水,河道护城。皇城建筑,由此滥觞;千年不绝,一脉相承。    太昊既没,继立神农。火德尚赤,炎帝为名。都于“宛丘”故址,易名改谓称 “陈”。神农氏作,耒耜而耕。结草为庐,凿池为井。制石器冶斧斤,荆莽以垦;尝百草艺五谷,农事兹兴。作陶汲水,灌彼南亩;刈草畜牛,助此田耕。丹雀衔九穗仙禾④,彩云飘三江惠风。苍天雨粟,大地藏精。百果盈实,五谷丰登。百姓无疾患之苦,四野垂治;千里有稼穑之作,八方太平。    羲农以降,百代尤荣。妫满依陈地而兴邦,封爵立国;顷襄⑤羡宛丘而迁都,争霸称雄。千言《老子》传世,道教创始;七日弦歌不绝,儒韵长鸣。陈胜揭竿,强秦烟灭;张楚一振,志若飞鸿。汲黯一身正气,清风卧阁;子建八斗高才,荒冢思陵。李白别友,诗送丹丘⑥;晏殊赏园⑦,词写东风。张咏治陈,望台观雨;包公放粮,青天铸名。苏氏读书,莲舫赋诗⑧;狄青忧国,妆台⑨束戎。圣贤英杰,代领风骚;抚今思昔,长忆景行。   伟哉宛丘!圣哉羲农!事载《史记》,典汇《诗经》。惠及先民,和于大同。振启华夏,腾越飞龙。千秋功业,孰与争雄?圣裔同祭,古庙香浓。沧桑万古,大道无穷。

注释: ①宛丘平粮台古城是中国方形城的鼻祖。是我国最古老的帝都。在已正式公布的数十座史前文化城址中,平面为正方形的城址形制不多,而多为圆形、长方形、不规则形,也有少量的并列双城等。平粮台古城则是地道的正方形制。太昊伏羲氏是先天八卦的创始人,在建筑的指导思想上必然会受“天圆地方”观念的影响,所以建筑为方形之城,这对后代城的形制产生巨大的影响,成为后代城市标准形状的楷模。更影响了中国的传统等级制度的形成。  ②《史记•补三皇本纪》:“伏羲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帝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造书契以结绳之政,于是始制嫁娶,以俪皮为礼。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牺氏。养牺牲以庖厨,故曰庖牺。有龙瑞,以龙纪宫,号曰龙师。作三十五弦之瑟,木德王,注春令。  ③晋•皇甫溢的《帝王世纪》、《遁甲开山图》、《通鉴外记》说在太昊伏羲之后有天下的十五个部落联盟,都承继了伏羲的称号,他们分别是:女娲氏、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卷须氏(《通鉴外记》有,其他2书无)、栗陆氏、骊连氏、赫胥氏、尊卢氏、混沌氏、昊英氏、有巢氏、朱襄氏、葛天氏、阴康氏、无怀氏。  ④《拾遗记》载:“炎帝时有丹雀衔九穗禾,其坠地者,帝乃拾之,以植于田,食者老而不死。”  ⑤顷襄王二十一年(前278年),秦将白起攻楚都郢,顷襄王迁都于陈,并把陈城作为楚都达38年之久,史书上“郢陈”即此。  ⑥李白有诗《颍阳别元丹丘之淮阳》。元丹丘是李白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游人物之一。  ⑦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相传是在陈州所写。  ⑧苏辙作陈州教谕时,于龙湖西北隅的柳湖高地上筑庵船形书屋,象征“宦海扁舟”,周植莲花,象征“出污泥而不染”,读书自修以向其道。其兄苏东坡也多次来陈,两人常于此吟诗唱赋,在陈州留下了不少名文佳句。此处后来被称为“读书台”,在县城北柳湖中,亦称“苏亭莲舫”   ⑨即狄青的“梳妆台”。狄青是北宋时期大败西夏的枢密使。因宋仁宗“重文而抑武”被出判陈州。狄青郁郁忿忿,忧国忧民,忧已忧思,常披挂戎装,登龙湖西北隅柳湖岸畔的一个高台上望湖感叹,抒发情感。后病故葬于陈州。陈州人民怀念忠良,在台上筑建庙宇祭祀之,名为“狄青梳洗台”,又称“梳洗台”、“尚台庙”。

 

甲 骨 文 赋

 

徐青锋

 

    昔在上古,天地冥浑。羲皇画卦,启乎人文。宣天之秘,萃地之神。轩辕氏造字以设教,尧舜禹焕文而治民。文字之始,合于冥契,书道之成,吸乎至纯。惜年久代远,旧迹难睹;沧海桑田,古字湮泯。遥想五帝雄业,只作遐思,论说三皇圣绩,如隔烟云。幸有殷商继古文,刻书契于甲骨;更蒙神灵护国珍,埋殷墟以久存。

    清末光绪之年,有龙骨现于安阳小屯。村人不识,售之为药,辗转通流,汇于京门。王懿荣慧眼识宝,重价广收;刘铁云①幸而得之,博集成文。惊世之字,既见天日;甲骨之学,自此名闻。

   夫甲骨契刻,似篆似籀,如虫迹,如鸟痕;如龟路,如龙麟。深浅有度,古稚藏雅;纵横有象,朴茂归真。观其华文妙章,或如秋夜良宵,星列河汉;或如夏日晴宇,鸟薄青云。或如阳春野英吐灿,或如寒冬素雪飘纯。藻饰万物,咸备文理;彰显六书,独具匠心。实金文篆籀之祖,亦楷隶行草之根。 

    观此诡奇甲骨,思彼智慧先民,更神游千古,直入商殷。览盘庚②武丁③之文,雄放恣肆;观祖庚④祖甲⑤之字,整饬工稳。武乙⑥之世,书风峭劲,帝乙⑦之世,字势严谨。三百寒暑,书风多变,众美兼备,百体杂陈。或流转,或方劲,或疏宕,或奇浑。或精光内蕴,或飞动若神。或意态高古,特立不群。或天真烂漫,风姿出尘。骨体朴健,一脉相承。刀法精绝,代有传人。卜吉凶而观兆,契甲骨以记文。挥刀笔而肖形;分朱墨以填筋。写大巧或如拙,实瘦硬而传神。思之开人冥悟,赏之醉人心魂。想逸少⑧应未睹,南宫⑨更无闻。李斯许慎,不遇传授。颜柳苏黄,徒隔嚣尘。千年书史,少此佳构,篆法未尽,憾遗墨林。

   幸哉近世学者书家!占尽天时地利,遍览片甲只鳞。精研甲骨,探微发隐。析形辨象,去伪存真。集雅字而成联,汇佳墨以成文;开书界之新派,起艺坛之风云。一时名家尽显,出类超群。王国维、郭沫若、董作宾,慧眼辨疑;罗振玉、吴昌硕、黄宾虹,妙笔绝伦。甲骨学从兹日盛;其余绪远至英伦。喜看今日书坛:名家竞秀,各呈契书之妙;俊秀迭出,争写鸟虫之文。或化其拙,或含其蕴。或纳其巧,或扬其神。妙品列张,佳作纷纭。迷乱时空,幻古为今。欣吾辈生逢盛世,学书悟道,养性修身。挥翰墨以寄情,读鸟篆而倾心。幸能一册在手,醉览甲骨;拈管濡毫,朝摹夕临;融篆通籀,悟草明真。遥追汉字源头,直入书道妙门。

圣哉甲骨!中华祖文。久历沧桑,天佑不泯。证我国史,扬我民魂。震惊学界,溢彩书林。绝学不朽,永昭后人!

 

 

注释:

 

①刘铁云,即刘鹗(1857.10—1909.8)字铁云,号老残。晚清著名小说家,又是出版甲骨文研究专著的第一人。其《铁云藏龟》一书,最早将甲骨卜辞公之于世,是其拓印、系统研究古文字及其演变过程的代表作。“甲骨四堂”中的二堂(罗振玉号雪堂、王国维号观堂),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其影响。

②盘庚,商朝君主。甲骨文做般庚,子姓,名旬,生卒年不详。祖丁子,阳甲弟。阳甲死后继位,商代第20位国王,是一位很有作为的国王。他为了改变当时社会不安定的局面,决心再一次迁都,搬迁到殷(今安阳)。在那里整顿商朝的政治,使衰落的商朝出现了复兴的局面。病死后葬于殷(今安阳小屯村)。

③武丁(?-约前1192年),子姓,名昭,商王盘庚的侄子,商王小乙之子,商朝第二十三位君主,著名军事统帅。约前1250年—前1192年在位。武丁在位时期,曾攻打鬼方,并任用贤臣傅说为相,妻子妇好为将,使商朝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得到空前发展。史称“武丁中兴”或“武丁盛世”。武丁在位59年去世,庙号高宗。

④祖庚,商朝国王,姓子名跃,公元前1191年即位,在位约7年,他是商朝著名国王武丁次子,病死,葬于殷。祖庚有长兄祖己,因受后母诬陷,被父亲武丁逐出京城,后含冤而死。三弟祖甲为后母所生,为表示不愿与兄长争夺王位,便暗暗地离宫出走,武丁病死,祖庚得以继位。祖庚死后,三弟祖甲继位。

⑤祖甲,又称作且甲或帝甲,商朝第25位国王,姓子名载,生卒年不详。商王武丁第三子,商王祖庚之弟,祖庚死后即位,《今本竹书纪年》称他在位三十三年,曾征伐西戎,他在位早期尚能照顾一般民众,商朝中兴。祖甲死后由其子廪辛即位。

⑥武乙(?―公元前1113年),子姓,名瞿,商王庚丁之子,商朝君主。康丁死后于前1147年继位,在位35年,卒于公元前1113年,死后由其子文丁继位。武乙作为商代后期的一个重要君王,努力挽救国势,但是成效不大。他在神权政治向王权政治转变过程中起到了表率作用,但是他生性残暴,贪于享受,被后人评为昏庸残暴的君王。传说被雷击而死于渭水流域,一说死于战事,葬于殷。

⑦帝乙,子姓,名羡,商王文丁(太丁)之子,商朝第30代国君。文丁死后继位 ,夏商周断代工程把他的在位时期定为前1101年—前1076年。公元前1076病卒,葬于殷。在位26年,死后由其子帝辛(即商纣王)继位。帝乙在位期间,商朝国势已趋于没落。帝乙在位末年,迁都于沬(即朝歌,今河南淇县)。

⑧逸少,即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王羲之,字逸少,琅玡临沂人,王旷子,王导侄。官至右军将军,人称“王右军。

⑨南宫,即北宋著名书法家米芾。宋四家之一。原名黻(41岁后改名芾),字元章,世居山西太原,后迁居襄阳,号襄阳漫士;中年时在润州(江苏镇江)筑了一座住宅,名海岳庵,所以又号海岳外史,此外还有鹿门居士,淮阳外史、无碍居士等别号。他在宋徽宗崇宁年间,做过“礼部员外郎”、“书画学博士”。唐宋时对在礼部管文翰的官又称作“南宫舍人”,所以后世也称他为“米南宫”。

 

周口崛起赋

 

大道真源,羲皇①圣土;沙颍古镇,豫东新府。地列淮水之阳,史溯洪荒远古;千年灵光不绝,一脉仁风相辅。政通人和,民丰物阜。中州胜迹,赤县明珠。誉扬于八方,名震乎三楚。斯何地也?河南周口!    古有异象,名之曰龙。苍龙起处,水越云腾。冲天入海,掣电驰风。迹遍九州,声震千城。羲皇教化,纪官以龙,海内一统,乃定图腾。    龙图既定,中华遂崛起于东方。悠悠中华,大国泱泱。三皇五帝,阔土辽疆。积六千年文明,历史厚重;历数百代兴衰,国运绵长。雄踞乎中土,俯视于八方。福荫四野,和谐万邦。    思我周口大地,龙脉祖源堪尊!伏羲画卦,卦藏千秋玄秘;女娲②补天,天饰万里彩云。神农③尝百草之味,嘉禾惠八方之民。道教祖庭,真经④传世;厄台弦歌,大儒出尘。程门立雪⑤,文坛颂誉;淝水抗敌⑥,青史留芬。六千年礼乐教化,遍野垂治;五百里“陈风”熏染,儒韵长存。今逢盛世,重德崇文,大道行远,巨木成荫。龙城百业俱兴,仁风施政;盛业千秋堪赞,沃土流金。工商繁茂,泽遍市井;交通发达,惠及乡村。田禾岁岁向荣,市貌日日迎新。武术杂技,书画诗文,百花竞放,万紫迎春。物华天宝,鸿业惊世;国泰民安,笙歌入云。    龙飞如电,扶摇于九霄,腾达乎万里;吞四海之浪,汇千江之溪。东海龙宫,能携沧海之水藏天下至宝;周口龙都,亦当聚全民之力致一方富裕也。市委市政府高瞻远瞩,把握战略良机。谋定崛起方略,志在大业雄起。围绕一大目标,建立三大体系。坚持五大原则,构建七大载体。更有九大攻坚,十大建设⑦,指路明灯,方向不移。中原经济区腹地,豫东南增长之极。引领农业示范,承接产业转移。中心城区带动,组团支撑⑧给力。三区统筹⑨,五事同比⑩。提升突破,遵循规律。构建科学发展体制,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干事用心,选人论绩。良策在手,用之勿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蓝图绘就,大鹏风举。再展雄风,指日可期!    展望未来周口,必是极乐人间。社会和谐,民富乡安。工业环保,科技尖端。课劝农桑,业乐庄田。 居有高楼大厦,行有利车快船。 食无转基之粮,衣有蚕丝之棉。舟行百里沙颍,翠流长碧;雁飞万亩龙池,青天更蓝。九曲桥畔,弦歌荡漾;三川汇处,蝶舞蹁跹。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礼仪之邦,曲奏人寰。兴旅游之胜地,建文化之乐园。继羲皇之古韵,谱崛起之新篇。小康社会,当思邓公;大同世界,还忆老聃。     壮哉周口!华夏之根。根脉所系,大象孰伦?蛰伏待飞,久困欲伸。乡梓崛起,在我龙孙!休戚与共,荣辱同分。工业兴周,农业固本,科教先导、强市富民。和谐共进,同德同心!宏图万里,瑞满乾坤!

注释:

①羲皇,即伏羲氏,中华民族人文始祖,在周口淮阳建都立业,开启了中华远古渔猎文明。

②女娲,中华民族人文始祖,为伏羲之妹,与伏羲兄妹相婚,以泥土造人,创造人类社会并建立婚姻制度。周口市西华县,有女娲捏土造人的女娲城。

③神农,即炎帝,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曾尝百草,种五谷。作五弦琴,以乐百姓。削木为弓,以威天下。制作陶器,改善人民生活。淮阳县城东北5公里处,周(口)商(丘)公路东侧。有神农五谷台遗址。土台高丈余,广10亩,传说这是炎帝神农教民稼穑,播种五谷的地方。附近有神农井,为神农教民汲水浇灌五谷而掘。

④真经,指南华真经,即老子道德经。老子为周口鹿邑县人。

⑤程门立雪,程门之程,指宋代理学家程颢。周口扶沟有大程书院,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书院中有立雪讲堂,为周口著名历史人文遗留。

⑥淝水抗敌,指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淝水之战的指挥者谢玄,出身周口太康谢氏家族。为东晋时期著名军事家。

⑦一大目标。三大体系。五大原则,七大载体。九大攻坚,十大建设。出自《周口崛起方略》中内容。一大目标,即实现周口崛起、富民强市,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体系,指目标体系、推进体系、保障体系。五大原则,指实事求是原则、科学发展原则、以人为本原则、改革开放原则、务实重干原则。七大载体,指周口新区、经济开发区、港口物流产业集聚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商务中心区、产业集聚区、粮食生产核心示范区。

九大攻坚,分别指“富民杯”、“小康杯”、“发展杯”、“创新杯”、“丰产杯”“建设杯”、“文明杯”、“公仆杯”、“平安杯”等九个竞赛。十大建设,指周口新区开发、老城区改造提升、城区产业发展、商务中心区、港口物流产业集聚区、现代农业示范区、教育和职教园区、沙颍河城区段治理、文化和生态园林城市、文明城市创建等。

⑧组团支撑,指《周口崛起方略》以中心城市为中心,以淮阳县、项城市、商水县、西华县为组团,以鹿邑县、沈丘县、郸城县、太康县、扶沟县为支撑

⑨三区统筹,指《周口崛起方略》三大体系之推进体系之工作思路中的内容。三区分别为粮食生产核心示范区、产业集聚区、周口新区。

⑩五事同比,指《周口崛起方略》中工作标准上的“五比五看”:比经济运行看质量效益,比招商引资看投资增长,比项目开工看发展变化,比信访稳定看群众满意、比亮点品牌看社会形象。

 

夜游东湖赋

 

  辛卯五月,夏荷风爽。暑期初至,文朋来访。谈诗论道,挥墨留香。未觉日暮,且趁天长。登陈城之巅,览万顷苍茫。思东门之幽池,拟荡舟而疏狂。遂约群友夜游东湖,又记之以成章。

  时已日暮,驱车东门。湖岸寻舟,欲撑篙以破浪;船中设宴,待开怀而畅饮。霓空渐暗,夜幕初临;万家灯火,十里黄昏。遥望天外寒星点点,近观水面幽波粼粼。离曲岸,走荷阵,出苇巷,入湖心。坐船观星,划水听音。饮冰啤以消暑,品佳肴而醉神。指北斗以导航,借渔火而同斟。

  未几而酩酊,船荡而鱼惊。鳞波荡处,唳鸟鸣空。袅袅不绝于耳,隐隐箫笛之声。忽而凉风乍起,暑气全消。蒲苇摇而莲荷动,船旗展而衣袂飘。长空银汉悬辉,满天星斗凌霄。此趣此景,非有胆夜游湖心者不能得也。昼游顶烈日、晒骄阳,岂若夜游沐清风、湿荷露之惬意哉!此时酒不醉人景亦醉之。同船共渡,百年所修;良夜易得,此趣难求。众议当尽兴疏狂,不醉不归也。

  于是乘醉而吼歌,越浪而吹音。一时清曲飞扬,余韵盈樽。且唱且饮,豪气干云。或歌或戏,或啸或吟。各擅所长,轮番互唱;此唱彼和,意切情真。或高亢激昂,或大气雄浑;或缠绵悱恻,或幽怨低沉。盘旋直上九霄,众仙为之销魂。牛女情动,万里银河泻波;斗勺针静,满天星宿列陈。壶中乾坤,日月隐耀;梦幻龙湖,菡萏垂荫。置身茫茫幽水,恍若渺渺星汉。曲岸渔火,灯耶?星耶?烁乎难辨;舷边清流,水耶?银耶?茫然不分。幽荷万盏,频散天香;孤舟一叶,满载仙风。俊男船头戏水,清流涡荡;玉女舱尾采莲,纤手香凝。停彼舟楫,醉此荷丛。藕花深处,笑语欢声。流连之间,不觉夜深虫寂;兴尽而归,依旧渔火如星。

醉归润德,宿于高楼。银河如练,夜风飘柔。云端漫步,足踏星途。羽化登仙,恍若梦游。岁月沧桑,尽入冰壶。得此妙境,更复何求?

 

龙湖赏月赋

 

 时维八月,序属中秋。残荷凝露,鸿雁南游。霁云四敛,碧水澄幽。逢十六月圆之夜,诸文友聚于“得月楼”。赏东天之玉镜,瞰南郭之龙湖。聆秋风之天籁,思广寒之仙姝。焚香祭月,品茗把酒。谈诗论道,乐而忘忧。至夜阑人散,沉醉而不知归路。

 得月楼,在陈州安居苑风华水岸。楼主不羡都市繁华,偏爱古城清幽。素慕陈州文化厚重、民风淳朴。遂择龙池岸边楼舍,置五层带顶之屋,名之曰“得月楼”。得月楼为近水楼台,户外风光,得天独厚:龙池似海,横南郭而天光遥映。蔡河如带,穿东西更玉栏新筑。临窗展卷,满室书香醉人心脾,登楼凭栏,一湖烟波尽收眼眸。实文人墨客雅聚之绝好去处也。

今逢天朗气清、夜凉如水,值此银蟾光满之夜,楼主设宴诚邀五六文友来“得月楼”饮酒赏月。文友重情,兴之所至,无不把盏以畅饮开怀。酒过三巡,月至中天,文友相携而祭月登台。凭栏遥望,但见一片银宇清辉浩浩,万顷烟波轻雾霭霭。金风起而天香散,银河淡而玉镜开。乘此朦胧醉意,飘渺绝乎尘埃。伴青娥而霓舞,驾冰轮于仙海。云转清蟾,素光凝雪。月色如昼,恍入仙台。俯瞰万顷龙湖,锦鳞浮跃。影曳幽波,皓月清绝。湖岸秋风起,蒹葭飞残叶。画船隐现,渔火明灭。揽此中秋胜景,幽思追彼千载。想屈子问天,太白邀月。苏子泛舟,稼轩伤别。古来圣贤皆不见,徒生愁绪落尘埃。更叹人世清虚,寥廓无涯。华年易逝,胜景难来。

继而金风飒而渐凉,明月皎而愈妍。不觉夜已三更,而文友雅兴未尽,复登台吟月,启酒开坛。或诵古人咏月之诗,或吟自撰中秋妙联。觥觞交错,笑语声传。曲韵悠扬,月光缠绵。酩酊而夜归,酒醒而怅然。恨玉轮之西坠,憾九天之缺圆。而千古明月,属此清筵也。

于是醉歌曰:

清风明月千年在,盛世新图几度开?

知己喜逢堪醉饮,何须丰宴赴瑶台!

 

咏梨花

 

黄沙沉古道,野陌漫春芳。

香入文君酒,魂飘宋玉墙。

一枝含素羽,万点落飞霜。

满树梨花雪,缤纷醉客肠。

 

 游东湖

 

清波映画舟,莲蕊半含羞。

客访东门趣,香飘西楚瓯。

不知陈酒味,怎醉落花秋?

解缆湖心去,濯缨入碧流。

 

题千竹园

 

壶公赐杖行,竹杖化苍龙。

一水龙泽润,千株曲岸青。

新篁浮翠玉,老叶渡凉风。

大道竹林外,长房何处生?

 

 

 固陵怀古

 

固陵古道入荒坡,寒雾依稀隐战车。

残洞有痕存汉刻,鸿沟无处觅香罗。

红石桥矗龙王庙,赤水波沉项羽歌。

垓下英魂今在否?兴亡孰与论干戈! 

 

东湖烟雨游 

 

孤舟渺远入苍茫,堪醉群贤水一方。

漾水游鱼沉碧藻,掠舷飞鸟伴归航。

为盛荷雨千珠露,还浸罗衣满袖香。

闲趁龙池新雨后,荷丛芦荡沐清凉 。

 

 咏菊

 

飒飒西风吹未迟,菊香浸酒正当时。

陶公赋写壶中意,隐士花开谁更知?

醉入东门思故友,神归太昊钓龙池。

苍波十里接云路,玉露金英是旧食。

 

 题金竹茶楼

 

一品毛尖青叶舒。瓷杯玉盏意何如?

屋藏墨韵凝石砚,水浸泉香满玉壶。

为采奇茗攀古壁,还寻旧谱入金竹。

西江陆羽遗风在,应写茶经醉画庐。

 

忆秦娥  梦回青海

昆仑月。寒光冷照苍原阙。苍原阙,平沙万里,朔天风咽。   

梦回青海千山越,少年放马雕弓猎。雕弓猎,今宵梦醒,豪情犹烈。

 

清平乐 雕弓猎

 

雕弓射雁。神醉清池畔。芳草初生香远岸。梦越千山流盼。   

如烟往事纷扬。翩飞乱我衷肠。何日昆仑放马?驰骋万里如狂。

 

南乡子 题画

 

古洛钓江纶。借得渔舟好渡人。撷朵野花香满袖,谁闻?蝶舞惊飞水中云。   

依旧碧萝裙。照水柔波映绿蘋。姝丽含羞船尾坐。清纯,翩若惊鸿是宓神。 

 

 

唐多令 陈州七台

 

之一  画卦台

浩渺水云间,揲蓍起卦坛。悟阴阳,一画开天。参破玄机通大道,白龟笑,入池渊。

沧海幻桑田,神爻何处传?卜流光,尘事因缘。太昊遗风千古在,化苍柏,郁枝繁。

 

之二  五谷台

五谷岁时丰,孰夺造化功?谒高台,应祭神农。丹鸟衔禾佳话久,遗迹在,也堪雄。

稼穑惠苍生,禾麻菽麦青。历千秋,德佑无穷。无量洪福泽万世,思远古,忆田耕。

 

之三 弦歌台

儒韵入弦歌,携琴游列国。过龙池,醉影婆娑。三度重游居四载,此中乐,共谁说?

乱世起干戈,荒榛遍地多。厄穷途,大道难播。七日粮绝歌未止,千古韵,入清波。

 

之四  读书台

苇荡溢清流,龙城一望收。忆当年,宦海浮舟。长聚莲亭歌大雅,多少事,记陈州。

兄弟为诗酬,东坡与子由,醉书香,亦解闲愁。长慕斯文离未远,华章在,册中留。

 

之五 梳妆台

刀剑掩行囊,堪惊涅面郎。入妆台,还束戎装。边塞狼烟牵梦远,梦醒处,坠寒霜。

千古话忠良,光夺日月芒。叹雄才,鸟尽弓藏。武略文韬孰可论?对花影,忆国殇。

 

之六  望鲁台

驿路策雄骓,乡关何日归?又经年,白发频催。望鲁高台极目处,千里外,是芳菲。

折蕊忆蛾眉,青蝶陌上飞,任东风,吹絮成堆。若是东风能解意,携花雨,入春闺。

 

之七 紫荆台

常忆故园春,高台古木深。绕苍枝,冠入青云。一树花开香四野,十里外,入繁荫。

生死亦前因,仙枝何处寻?待春归,路远芳侵。应喜新条凝紫气,此中意,是同心。

 

 

蝶恋花  陈州八景

之一  羲陵岳峙 

太昊之疆龙水畔。岳峙孤陵,瑞气接云汉。 一脉皇荫福佑远,千秋香火苍生奠。 

诡画奇爻天地鉴。道启神蒙,古庙灵光现。 更喜龙孙朝祖殿,年年二月人潮漫。 

 

之二  蓍草春荣

一梗八棱尘世少。殊卉枝繁,独守羲陵老。 岁岁春荣归太昊。天生灵物谁堪晓? 

参破玄机通秘奥。测吉推凶,揲筮夸神草。  卦卜阴阳藏大道,象天法地知多少? 

 

之三 蔡池秋月 

桂魄蟾光消夜永。蔡水澄波,皓月明如镜。  莫道秋凉白露冷,金风一渡神龟醒。  

卦卜八方天地窘。奇树垂荫,四面留仙影。  太昊龙图从此定。龟池长映千秋景。 

 

之四  弦歌夜读 

九曲长亭烟柳寂,亭外驽台,总是山门闭。 大道玄机谁可语?苍苔长锁千秋秘。 

月色溶溶光满地。清夜吟读,冥悟通《周易》。 《十翼》圣言堪记取。韦编尽入当年忆。 

 

之五  卧阁清风 

梦入高阁曾几许?碧水幽荷,四面连龟屿。 十里清风拂栋宇。笙歌处处吹尧域。 

卧治七年泽古邑。最忆当年,仁政施陈地。 大道无为藏至理。夜不闭户说清誉。 

 

之六  望台烟雨 

一入陈州云水畅。湖畔西园,台矗十八丈。 每过龙池生幻象,思君几度凡尘忘! 

携雨追风极目望,远岸苍茫,十里烟波漾。 弱柳千丝拂旧巷,淹留常忆乖崖杖。 

 

之七  苏亭莲舫 

碧水幽亭情共缱。书卷凝香,台筑莲舟扁。 出水仙荷泥不染。疏英一路苍波远。 

羁旅不觉秋色减。教化陈州,励志披肝胆。 鱼雁诗书成册典。湖光幸入当时眼。 

 

之八  柳湖渔唱 

亭外沙洲飞鹭羽。湖上秋波,粼浪翻红鲤。 隐隐渔歌声入耳。藕花深处藏娇女。 

荷叶罗裙曾记否?画舸停桡,轻袂随风举。 朝伴阿哥渔猎去,暮行还醉烟霞旅。 

 

水调歌头 陈仓石鼓  

 

   祥瑞浮秦岭,石鼓壮陈仓。渭河云涌霞蔚,篆籀刻奇章。观此龙翔凤翥,当忆张生旧拓。

万里放心缰。车马声如在,游猎去何方?   

 

 鸡峰亘,碣文涩,历风霜。千年寄慨,雄图霸业叹沧桑。愿借雄风一羽,笔纵金绳铁索。盛世写龙邦。翰洒周秦字,开卷墨留香。

 

扬州慢 邓城怀古

 

   古镇豪庄,沙河津渡,烟阁画栋雕梁。渐金风摇碧,又岸草纷黄。众贤聚,清江览胜,探幽访古,去意彷徨。叹繁华如梦,寂寥都入空房。    

 

   衰荣有数,更何堪,尘世沧桑。纵富甲三川,名冠陈楚,难抵风霜。白果神枝犹在,繁荫重,翠盖生凉。望渡桥烟柳,渔歌遥入仙乡。

 

扬州慢  西域怀古

 

   青海边陲,昆仑山麓,西风万里苍茫。跨雕鞍宝马,牧四野牛羊。放眼处,云拂塞草,鸟飞云际,地阔天长。更春来,红柳花开,香漫飞扬。   

 

 光阴隔世,再回头,断壁残墙。问天外飞鹰,旧居安在?振羽何方?古道黄沙弥漫,狼嚎处,应断人肠。怅沙中枯骨,清明谁祭膏粱?

 

凤凰台上忆吹箫  春日访农

 

   春日迟迟, 柳条絮絮。暖风吹浪茫茫。又雀飞晴野,苦菜花黄。闲暇田园觅趣,携故友,共访农庄。逢渔猎,闲炊野味,漫忆羲皇 。  

 

  流觞,未须玉蚁,围土灶当斟,户酿陈浆 。品满席肴蔌唇齿流香。堪叹浮生如梦。经纶事,最误春光。思陶令,南山种菊,业在田桑。 

 

 

满庭芳 游文昌生态园

 

  猎猎秋风,萧萧落木,堆得满地金黄。沙颍云外,千里雁南翔。胜日携朋载酒,聚野宴,共赴流觞。炊烟袅,亭台掩映,清趣入池塘。    

 

  徜徉,桐叶路,堪迷野鹤,应醉牛郎。取海棠残蕊,可煮诗行。长恨幽城久困,伤神魄,还慕农桑。归途晚,三骑并驾,沉醉踏夕阳。

 

念奴娇 中秋 

 

  东天明月,又几番,冷照孤窗幽壁。万里蟾光垂浩宇,似水流波堪溢。菽豆初熟,中秋节近,更把烦丝滤。青灯黄卷,掩了多少心迹!

 

  一入苦海经年,苍天怜我,赐我瑶台玉。天宝遥出三界外,豫土龙疆难觅。桂殿婵娟,长舒广袖,舞落千年寂。痴心最是,仙娥长念神羿!

 

满庭芳 癸巳重阳抒怀 

 

  风扫幽林,叶飞千树,露侵又到重阳。苇枯荷皱,凄冷渐秋凉。一入龙池作客,浑不觉,镜里繁霜。秋风里,登高望远,云外是吾乡。

 

 凭栏当极目,浮云堆雪,飞雁成行。对菊花满头,还醉清觞。常忆思陵置酒,经年事,都入愁肠。东篱蕊,西风独立,郁郁为谁香?

 

木兰花慢  三夏访农 

 

   暖风吹旷野,鸟虫唱,稼禾熟。喜雨后初晴,又逢周末,再访村庐。炊烟起,飘野味,更鲜鱼新钓趁庖厨。暂弃愁丝万缕,且斟老酒一壶。 

 

  临窗展卷阅新图。此趣几人逐?对画里苍山,心游远壑,身入鹰途。丹青醉人不老,应龙池当砚写云书。挥我千狼翰尾,与君共绘罗浮!

 

 

玉蝴蝶 金竹茶楼品茶赏画 

 

  飒飒金风凝露,频催霖雨,醉了黄花。才过中秋,邀友共品新茶。步新街,风飘梧叶,入金竹,曲奏铜琶。漫须夸,冰壶玉盏,水透仙芽。

 

 星槎。流年几度?蟾光暗射,北斗横斜。画隐山岚,或从梁壁觅铅华。颂茶经,当思陆羽,赏水墨,可醉烟霞。喜无遮,白云深处,闹市人家。

  

满庭芳 梦兰溪 

 

  纸浸岚烟,水凝石砚,小园香透芳菲。心随蝶舞,追梦入兰溪。画里苍山不老,观水墨,妙悟玄机。凝神久,一川锦绣,花影渐迷离。

 

  魂栖。情寄处,云途万里,当策雄骓。猎汉风唐韵,裁作旌麾。长忆滕王故郡,自别后,文会堪期。犹当是,八方俊彦,论墨不思归。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上一篇:董素芝散文选

下一篇:刘 伟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