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春(1)

时间:2010年09月20日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高晓春

高晓春简介

高晓春,女,36岁,河南淮阳县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周口市作协会员,淮阳县委宣传部公务员。 现为龙湖报文艺副刊、都市生活版编辑。近几年已在周口日报、新闻出版报、河南日报农村版等报刊发表散文、小说、随感、专访200多编。

人物专访 三岁小精灵唱醉“梨园”

——记“擂响中国”梨园戏曲总决赛金奖获得者孔莹和她的老师赵玲

所有看了春节前“擂响中国”梨园春戏曲总决赛的观众,相信都不会忘记一个叫孔莹的小朋友。这个被梨园春节目主持人多次称为小精灵的3岁女孩,真的像动画故事中的蓝色小精灵,她在比赛中表现出的超出年龄的成熟与老道,吸引了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目光,成为梨园春开播以来赢得分数最高、年龄最小的金奖小擂主。省委书记王全书收亲自为她颁奖,并高兴地抱着她合影留念。
在这场竞争激烈的比赛中,要数淮阳人最值得期待和自豪,因为除获金奖的孔莹外,还有另外三名参赛小选手来自淮阳县,且同为淮阳县艺术学校的小学生,虽然她们没有像小孔莹那样成为众目之星,但她们细腻的唱腔,纯真的表演,足以让人们看到戏曲这一传统艺术的长久不衰,弥久历新。同时,她们也让全国的电视观众知道了淮阳是个充满深厚文化底蕴的历史古城。 
                                                                                    落入凡间的“小精灵” 
三岁孔莹唱醉了梨园,许多人猜测她一定出自文艺气氛浓厚的家庭。其实孔莹的爸爸孔飞越是淮阳县一名政府公务员,妈妈秦丽是一位教师,两人跟文艺并不搭界,但他们开放式的教育方式给了孔莹自由发展的空间。从小孔莹出生之初,他们就对培养教育孔莹达成一致信念:儿童时代主要任务就是玩,自由就是培养、鼓励就是成长。把孩子视为家庭一个主要成员,努力将其培养为有自信心、有毅力、独立又合群且人格健全的人,生活中放开手脚,凡事让她自己动手,尊重她甚至不成熟的选择,尽最大努力为其营造自由玩耍的天地,且一诺千金。孔莹学会翻身了,他们就搬出卧室内所有家俱并花费两个月的工资,铺上地毯,让她感受15平方米的自由天地;咿呀学话时,经常播放益智儿歌,让她感受声音的韵律;会走路了,便带她到田地里体验天地的广阔;会涂鸦后,洁白的墙壁上和干净的家俱上到处都是杰作,二岁半的时候,他们送孔莹上了她自己喜爱的幼儿园,一次外出爬山,因事先说好自己爬,尽管很心疼孩子,父母始终没抱她一下。三岁以前,还定期带她到一些大商场,让她感受鱼儿的游动和声光的丰富及造型的变幻。随着时间的积累,孔莹超出同龄人的东西逐渐显现,动手能力特别强,穿衣脱衣吃饭十分熟练,节奏感开始显现,看着碟片能完整跟唱二十多首儿歌。孔莹记忆力很好,听妈妈朗诵几遍诗,能诵出七八句,半学半玩中,从幼儿园小班跳到大班。小孔莹意志力很好,三岁时爬碴岈山,尽管雨点纷飞,上山下山坚持用小脚伢量完。现在的小孔莹已对戏曲艺术有了更多的理解,只要她兴趣来了,无论在干什么,都会放开嗓音练上几句。有时候,爸爸骑车带她买菜,她也会放开嗓音高唱几句。有时候正玩玩具,也会冷不丁地放开音唱几句,她的老师赵玲总是戏称她像个“小神精”,总给人意外之举,让人不得不为她的表演捧腹大笑。而小孔莹的可爱更是人见人爱,她的一眼一眉,一举一动,总让人看之不够,爱之不及,难怪很多人都说她是落入凡间的“小精灵”。 
                                                                                    美玉还要巧工琢 
可以说,如果没有淮阳县艺术学校校长赵玲的精心雕琢,就没有小孔莹的脱颖而出。赵玲和她人创办的艺术学校多年已倍受我们关注,从他们学校走出的艺术人生更是成果斐然,曾获得全国戏曲“小梅花”金奖的黄智慧就是她发现并培养的。说起小孔莹的从师经历,更耐人寻味。事情要追溯到四年前,孔莹的爸爸还是单身,因工作关系和刚创办艺术学校一年的赵玲谋得一面,为缓解当时的紧张气氛,孔莹的爸爸说了一句玩笑话:“将来有了孩子送给你学音乐,你可一定要行方便啊!”赵玲也笑了,心想,真是个毛头小子,什么都说得出,但嘴上却说:“行,我一定好好培养”。一面之后,双方或许都忘掉了此事,时间到了2004年7月,已经上了一年幼儿园的小孔莹,该上学前班了,整个暑假,一家人都在琢磨送孔莹到哪个学校上更好。一天,小孔莹在帮妈妈干活过程中,冷不丁冒出一句脏话,当时在场的爷爷奶奶虽没有指责她,但却感到了假期潜在“危机”,一家人商量后,决定送她进艺术短期班培养培养艺术细胞,音乐舞蹈绘画什么都可以。孩子送出去,总得让人放心,此时他们想到了四年前的笑谈,想到了赵玲艺术学校,想到了已培育大批优秀文艺人才的赵玲。报名时赵玲的先生见小孔莹太小拒绝了他们,正要走时刚好遇见回校的赵玲。忆起当初的笑谈,又看到小孔莹口齿伶俐,聪明可爱,赵玲便答应留下来试试。没想到十天后,赵玲发现小孔莹吐字清晰,节奏感强,又敢于大表演,是个有潜质之材,新学期开始后,小孔莹成为该校一名最小的住校生。
在赵玲的精心“打磨”下,天资聪颖的小孔莹学戏进步很快,学习仅二十多天就能登台演出了,但她恋家、毛燥、不虚心的毛病也让赵玲很无奈,为此,赵玲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婆婆带,让孔莹吃住都跟着她,每天为小孔莹洗脚、洗脸、洗衣、做饭,像关心自己的儿女那样百般呵护、无微不至,小孔莹似乎真的很懂事,一天她对老师说,赵老师像妈妈、刘老师像爸爸。随着与老师感情的加深,小孔莹不再像当初那样恋家,“玩”舞蹈、“品”戏曲的兴趣大增,赵玲因势利导,因人施教的才能也得以淋漓尽致地施展。她让孔莹背电话号码逐渐克服毛燥的毛病,她用“激将法”消除孔莹的不虚心,她用想念妈妈及过生日等生活场景引导孔莹对《五世请缨》和《秦雪梅》等悲喜剧中人物内心情感的理解。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赵玲一招一式的耐心教导下,小孔莹已能准确把握戏曲人物的主要特色,或泼辣、或豪放、或伤感都能表现得淋漓尽致,再加上她小巧可爱,机灵古怪。一个月后,孔莹就以13800分的最高分登上了梨园春294期擂主,并可在春节前参加“擂响中国”梨园春春节特别节目,可以和全国的戏曲小选手同台比赛。 
                                                                                    三段戏唱得落堂彩 
春节前夕,孔莹及其她三名小选手在赵玲带领下参加“擂响中国”梨园春春节戏曲大赛。这场由众多戏曲界名流和专家参与的大赛,让赵玲及孩子们激动又紧张。赵玲更是为她们忙得心力憔悴,累得挂上了点滴。晚上,小孔莹看到赵玲老师熬得红红的眼睛,难过地对赵玲说:“赵老师,看你这几天为我们操心操的,我心里难受,咱不比了吧?”说完,闷闷不乐地躲进了洗手间。而赵玲却耐心告诉小孔莹:“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只要你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就一定能获得最多的掌声。”几天的选拔赛后,孔莹和淮阳的一名小选手进入总决赛。由于比赛时间每个选手固定为2分钟,一些过门、唱词都要调整,一环不扣,环环皆散。三岁的小孔莹硬是把赵玲赛前点出的每个注重事项,每个唱腔动作要点牢牢记在心里,复赛第一轮次,掌声阵阵,全场最高分,第二轮次惊叹四起,又是全场最高分,就连现场的中央戏曲频道主持人白燕生和戏曲家协会阎肃也对孔莹的表现和赵玲老师的辅导赞叹有加。2月7日夜,进入总决赛的选手彩排到凌晨4点,小孔莹再也吃不消了,说了声,这怎么像打仗呀,便一头睡去,任凭几个导演怎么逗,就是不任醒来。睡不好,噪子就疲劳,连导演都为小孔莹8号晚的总决赛捏了一把汗。尽管噪子有些疲劳,尽管已连续熬了两个通宵,晚10时小孔莹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观众面前,一曲声情并茂的《小朗门外连声请》,把程七奶奶刻画得活灵活现,引得在场的“小香玉”一个劲地喊好,以总分25385分的高分进入前6,一曲《刘大哥讲话理太偏》重现了古代女将军的风度,进入前3,一曲“穆桂英挂帅”把一个女元帅的内心自豪表现得淋漓尽致,获得电视机前观众的广泛支持,最终为淮阳人擂响了中国,赢得了大满贯。
拿着大奖回家过年的小孔莹,并没有真正快乐起来,因为她不能和待她如亲他*的赵玲一起过节。虽然她不愿离开妈妈和爸爸,但半年多来赵玲温婉细致的教导,深夜不倦的呵护,已让她离不开学校和赵玲。一个人在家时,她就偷偷和赵玲打手机,让赵玲到她家陪她,甚至还稚嫩的提出要赵玲变成他们一家人。对于孔莹未来的教育,赵玲和孔莹的父母理念一样,那就是让孔莹从健康的艺术中吸取成长的营养,快快乐乐地长大,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学习,将唱戏作为她学习内容的一部分,并为她指引出更宽更广的未来之路。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李涛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