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春(4)

时间:2010年09月20日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走过伤痛,她不再做软弱的羔羊 


原本,赵小雅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体贴关爱的丈夫,漂亮可爱的女儿。然而,当婚姻的城堡弥漫过战争的烽烟,所有的情与爱,恨与怨,都成了明日的黄花,在时间的长河里,只留下一个支离破碎的家。而赵小雅也只能扶着受伤的身心,脚步蹒中跚地独行在南方的天空下,只任泪水纷飞,只任牵挂的心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农家女遇知音    有情人成眷属 
1992年冬,高中刚毕业没能考上大学的赵小雅来到离家很远的小县城,在一个纺织厂做了一名女工。天生丽质,聪慧过人的她凭着自身的优势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很快在上百名女工中脱颖而出,被提拔做了一名领班。人若顺起来,连呼吸的空气都是香的。此时,赵小雅也遇到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王林。王林高大英武,在县城的一家名牌企业工作,加上他又是城市户口,受女孩的欢迎程度可想而知了。然而,王林并没有对那些整天跟着他转的女孩上心,在一次检查所属企业中,王林和小雅不期而遇,秀气文雅的赵小雅一下子就掳去了他的心。是啊,二十多年来,王林苦苦寻找的梦中女孩就是赵小雅那样的:秀气而不乏灵气;青春而又不失靓丽。加之,赵小雅的人品在厂区也是有口皆碑的,王林很快就托人牵线和赵小雅相识了。王林跟赵小雅彼此初识的印象都很好。赵小雅也想找一个既有能力又有男子汉气概的人。于是,二人一来二往,很快如胶似漆起来。  “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花前月下,耳语温软。诉不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尽情体验着两情相悦的惬意。半年后,两人分别让双方的父母看过,都比较满意。不过,赵小雅的父母还是对女儿能找到一个条件这么好的小伙子感到有点心里不踏实,唯恐今后有什么不测。但此时的赵小雅已是吃了称砣——铁了心要跟定王林,非王林不嫁。两位老人也不再说什么,不久后,两人就在众人一片称赞和羡慕声中,携手走进了婚姻殿堂。

婚后的生活开始是幸福的,甜蜜的。一年后,他们爱的结晶——女儿出世了。虽然想要一个男孩的王林口中没有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有些许不乐意。两人婚前的融洽也似乎有些减弱。后来,赵小雅因单位不景气下岗当了一名专职太太,照顾王林和女儿的衣食住行。第三年,赵小雅又为王林生了一个男孩。儿子的出世,使王林失意的心很快阴转晴。脸上也时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对小雅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两人之间的关系又仿佛回到了刚结婚那阵。看着两人相亲相爱,邻居和朋友都为他们打心底里高兴。只有小雅内心总感觉有些莫名的忧伤。 
为琐事闹纠争    寻解脱觅红颜 
随着时间的推移,家庭琐事的繁杂,赵小雅和王林之间开始了似有似无的争吵。由于两人的生长环境不同,王林爱花钱,爱结交朋友,几个要好的朋友,有事没事总爱聚在一起,搓上一顿。以前两人有工作时,王林出手比较大方,如今,只靠王林一个人的工资,他花钱仍像从前那样,这样,给小雅的家庭费用就少多了。而两个小孩花销日益增多,加上小雅从小过惯了苦日子,对王林的大手大脚难免唠叨,但王林往往不等小雅说上两句,就对小雅大打出手。每每这时,赵小雅只有忍气吞声,以期用自己的忍让来唤醒王林。但王林丝毫没有悔改,没法,赵小雅只好带着孩子回到娘家,却不说王林半点的不是,否则,将是更重的惩罚。赵小雅有时在家住半个月,王林也不去看她,有时,只在迫于双方父母的面子才将赵小雅接回家中。

转眼,到了1998年,王林喝酒、花钱的习性依然如故。赵小雅除了用忍让和柔情化解他以外,别无他法,只好任其发展下去。殊不知,她对王林的放任自流,非但没有换来他的悔悟,反而,导致了婚姻的破裂。在一次洽谈会上,王林认识了临县的企业主业某,业某大学文化,气质不凡,且极其妩媚动人,对男人更是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在一次宴会上,两人酒逢知己,一见如故。王林被业某的高雅气质所吸引,而业某也是事业顺利婚姻不和,于是,两人互把对方当作红颜知己,共诉衷肠。在以后的频繁交往中,两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王林经常借口出差,几日不回家,即使回家,也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赵小雅虽然也预感到了什么,但一想到不再受气,反而感到庆幸。而不想也不愿往深处想,但纸里毕竟包不住火,王林的反常行径和一些同事的闲言碎语,还是让赵小雅不得不相信了。 
情难忍触法律    无奈何走天涯 
一天,王林匆匆回家后换完衣服又要走,赵小雅忙问他到哪里去,王林说厂里派他外出出差两天。等他出门后,赵小雅便跟着他坐上了去临县的客车,车至临县县城,一下车,王林就被早已等侯在那里的一辆红色昌河车接走了。司机是一个极富魅力的女人。赵小雅忙招来一辆的士,尾随着,只见昌河在一个宾馆的门口停下,两人相拥着有说有笑地走了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赵小雅只感到一阵眩目,拼命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苦苦相守的,竟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一个地地道道的感情骗子。赵小雅在宾馆的门口孤苦伶仃地站了一夜,想着过去的一幕一幕,她的心中不由得升腾起一股无名的怒火,而且火越烧越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赵小雅心想。一整晚,她想了各种各样的报复方法。

凌晨六时左右,赵小雅看见王林和业某相互调笑着出来了,脸上带着很满足的神情坐上了昌河车。就在车即将启动的一刹那,赵小雅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抓起地上一个准备好的啤酒瓶不顾一切地向驾驶室车窗砸去。顿时,业某脸上血流如注。赵小雅也因怒吓攻心晕了过去。

当赵小雅醒来时,她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听护士讲,业某并无生命危险,但那张漂亮的脸蛋却因玻璃碎片划痕太多而将不复存在。护士还告诉她,如果被起诉的话,她有可能被判刑。

最后,赵小雅因业某没有上诉而免于起诉。回家后,她接到丈夫的电话,丈夫在电话中告诉了她事情的全部。并说他不会回来了,他要照顾受伤的业某。接下来的日子,赵小雅一直在痛苦和失落的煎熬中度过。几经思索和权衡,赵小雅决心找回原来的自己。将小孩交给父母照料后,毅然踏上南下的列车,去寻找属于自己真正的生活。

在几年打工的生涯中,几经拼搏,赵小雅又找回了原来的自信。工作虽然清苦,但紧张繁忙的节奏已使她忘却曾经了的伤痛。对自己以前的一时冲动,她感到很后悔。对未来的生活,她还没有做好最后的打算。只是,她会在南方的天地间去努力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到那时,就会有一个真正坚强的赵小雅站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期待着这一天早些到来。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李涛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