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春(2)

时间:2010年09月20日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在我的一生中,如果不提曾在干校中的一年半时光,那不但在生命过程中失去了一段记忆,留下了一段空白,而且会使干校以后的许多经历和人生的思考都失去一步重要的阶梯。
──《岁月随想》赵忠祥语 
                                                                                   
赵忠祥:重温生命中那一段时

这是一个让淮阳人民欢呼雀跃的日子。
这又是一个让陈州大地披上盛装的日子。
因为这一天,我们迎来了像赵忠祥、倪萍、彭丽媛、黄宏、冯巩等这样一批国内著名的节目主持人、歌唱家和表演艺术家。他们的到来,让古城淮阳的深秋成了花的海洋,歌的世界。
同样,这一天,对于远道而来的赵忠祥来说,更是感慨颇多。因为,他又回到了阔别三十年的故地。弹指一挥间,站在30年前他曾经劳动生活过近两载的地方,仓房还是那座仓房,清水河还是那条清水河,只是多了几分历经岁月的沧桑,而这一切,已成为他记忆长河中最难忘的一段历史。如今的脚步虽已匆匆,但足以让他感怀万千,激动不已了。 
                                                                                    "太昊伏羲陵,我们的中华之根" 
赵忠祥此次淮阳之行是应华林集团PE管材项目开业庆典的邀请。在当日的庆典现场,赵忠祥刚一上台就说出他曾在淮阳曹河乡生活劳动过一年多,让台下的观众深感意外。其实,对于赵忠祥来说,能再看一看30年前生活工作过的地方,是他多年来最大的愿望,也是他此次来淮的主要目的。
在前往曹河乡之前,赵忠祥和夫人还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同样阔别32年的太昊伏羲陵,并在此虔诚膜拜。作为全国家喻户晓的电视节目主持人,赵忠祥到过国内无数的名山大川 ,也曾领略过世界各地的异国风情,而再来淮阳太昊陵看看,仍然是他最大的梦想。一踏进太昊陵,赵忠祥禁不住一脸的惊异,这里和32年前的差别太大了,只有几座大殿还依昔有往日的影子。当年,赵忠祥曾几次到太昊陵学习改造过,至今仍记忆犹新。那时正值十年内乱,陵内到处是残垣断壁,破烂不堪,冷清潇条,和现今的气势恢宏无法相比。赵忠祥说,淮阳有这么深厚的文化底蕴,一定要加倍珍惜和保护,看到统天殿中雕刻完美的伏羲圣迹图,他更是赞叹不已,他告诉陪同的县有关领导,一定将这些文化资源保护好,利用好,争取让更多的海内外人士认识,认可,使淮阳的旅游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和创新。在蓍草园,赵忠祥还欣然在寻根锁上刻下"中华之根"四字。 
                                                                                    "回五七干校,是我多年的梦想" 
参观完太昊陵,天色已晚。奔波了一天的赵忠祥显得有些疲惫,但他依然坚持到曹河乡五七农场旧部看看。赵忠祥说,回30年前的五七干校看看,是他多年来的梦想,如果就这么走了,会让他一辈子遗憾的。
越是苦难岁月中的时光,越记忆犹新,越终生难忘,忆起在干校一年多的时光,赵忠祥感触万千,苦乐交融。他告诉我们,当年他从广院被下到五七干校锻练时,还不到30岁,那时候年轻力壮,正是能吃苦的时候,当时,他能扛180斤的麻包上跳板,一顿吃五六个馒头。夏天,只穿一条短裤,肩上搭一条毛巾,头戴一顶草帽,干什么像什么。
赵忠祥时常会记得当时干校周边的老百姓,他们都非常好客,善良,待他们像亲人一样。那时,他还养成了一张厚脸皮,到了一户人家,一屁股坐下来,端起碗就吃,完了一抹嘴就走,那时的老百姓太善良了。社员们还为他们这些从大城市来的学员编了顺口溜,其实,也是他们的真实写照。那就是"穿得破,吃得好,一人一块大手表"。赵忠祥在他的《岁月随想》中这样描述他和妻子在干校的家:我们刚到干校时,夫妻是分开的,不知道谁出的这个馊主意。只有星期天我们才得空相聚。后来,终于给了我们一个家属宿舍。一间10平方米的小土房,只有两副木板。我们把两份行李凑在一块,就在干校安了家。我们的家,除了一把暖壶别的什么也没有。白天干完活从连队回来,手怜着一壶开水,我们一起走回这间土房。
在干校最让赵忠祥难忘的是喂猪那一段时光。因为那段时间,让他从长期的消沉中成熟起来。那时,他在喂猪之余,有时间看了两遍《鲁迅全集》,这对他的影响很大,使他由软弱而坚强起来,并很健康,很乐观地挺了过来。他这样总结那段时光:这一段喂猪时光,孤独而不苦闷,寂寞而不伤感。有时,看到黄鼠狼的绿莹莹的小眼睛瞪他,他也冲它笑。这些可谓是他乐观大度的最好写照。
对于赵忠祥来说,最值得一提的是插队张庄那一段日子。他说,当时,干部下放五七干校,知青上山下乡,那是一个无人能抗拒的潮流,他也是高高兴兴去插队的。那时,他已将一切苦难看得很淡了,他很想学苏轼的性格,愁眉苦脸一辈子,不如嘻嘻哈哈一辈子。做人要做快乐人,做鬼也不做倒楣鬼。因此,插队一个月,他干得非常起劲,当时,正赶上麦收插秧时节,一大早水冰凉,他脱了鞋子,挽着裤管,第一个跳进了水田,还受到时任队长孙长夫的表扬,当时,他还不好意思呢。
赵忠祥在《插队张庄》一文中写道:离开了张庄二十余年,我不知道如今张庄会是什么样子。但我仍记得那片水田,记得那片麦浪,记得深夜归宿,引起此起彼伏的犬吠,记得乡亲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生活,记得那飘荡在原野里姑娘们的笑声。在干校期间,赵忠祥还写了一首记插队的诗:春风绿中原,插队四十天,干校重要课,人生添新篇。张庄待我亲,情谊暖胸间。从中,我们看到了赵忠祥对张庄人的情感,以及他对老百姓真挚深厚的感情和他朴素崇高的人格魅力。 
                                                                                    留在记忆里的非常快乐 
因路途太远,加之路不好走,到达场部时已夜幕降临,赵忠祥和老伴相扶着走下车,来到当年他们生活劳动过的场部,当年的仓房还在,只是在赵忠祥眼中没有当年那么大的感觉,赵忠祥忙让随行人员给他们拍照留念。提起当年他们自己烧砖盖仓房的情景,眼里流露出对往日的感动。听着旁边林里传来悦耳的鸟鸣声,赵忠祥更加激动了,他说,在大城市住久了,听这些鸟鸣真是天籁之音。赵忠祥在转了场部一周后,还特意提到当年带给他们无穷乐趣的清水河,因距离太远不在前去,只告诉我们,那可是当年他们干校的一条宝河。傍晚时在清清的河水痛痛快快地游一趟,其乐融融,让他终身难忘。三十年的变迁,当年的记忆已变得模糊而悠远,当年一排排整齐的场舍已被改造成农家小园,这让赵忠祥只能在记忆中寻找从前的样子,从他诙谐风趣的话语中,让我们感受着他在那一个非常年月里的非常经历。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李涛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