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 伟(8)

时间:2017年08月23日 作者:刘伟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龙井问茶

刘 伟

从陈州来到杭州,最向往的地方是西湖风景区,最想品尝的是西湖龙井茶。西湖我已漫游过多次,可龙井茶园还真没去过。杭州人说,欲喝好龙井,请到龙井村。试问,当年苏东坡从杭州客次陈州,他和在陈任教喻的弟弟苏辙品茗吟诗、促膝闲聊时,饮用的是否是龙井茶?龙井茶与东坡先生有没有联系?龙井茶的背后还有什么典故?

仲秋时节,我带着诸多疑问,和家人一起驱车来到了仰慕已久的龙井村。

龙井村位于西湖西南方向的风篁岭狮峰山上。这里四面群山环抱,呈北高南低之势,村里居住着一百多户人家,八百多口人,拥有近八百亩的高山茶园。村西北角北高峰与狮子峰、天竺峰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挡住西北寒风的侵袭。南面为九溪十八涧,直通钱塘江,春夏季的东南风易入山谷,通风透气的地理环境,为龙井茶的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沿着景区指示的方向,我们第一站就直奔老龙井。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龙井周围挤满了前来观水、玩水、喝水的游客,大人们争相拿出自己的水杯,接一瓶龙井水带回家去,小孩子们直接用嘴对着水管边喝边嬉戏。人们都说,这是纯天然的矿泉水,龙井茶之所以好喝,和这口龙井有着很大的关系。老龙井原名龙泓,是一个圆形的泉池,大旱不涸,古人以为此泉与海相通,海内有龙,故称龙井。当地人讲,龙井泉有一奇特之处,当你用小棒搅动井内泉水时,水面就会出现一条蠕动的分水线,仿佛游龙一般,这种现象在雨天更为明显。据说这是因为地面水和地下水相互冲撞,两种水质重和流速的差异所至。这一奇特的景观,使游人很感兴趣。龙井周围,碧嶂千绕,怪石林立,古木参天,松篁交翠,自然景色十分诱人。当年清乾隆皇帝南巡至此,题下了“湖山第一佳”五字,又命过溪亭、神运石、一片云、龙泓涧、涤心沼、风篁岭、方圆庵、翠峰阁为“龙井八景”。

仔细揣摩着“龙井八景”的简介,我对这里的每一个台阶,每一处亭阁,每一棵名树,每一座山峰都看得非常认真,时不时还拿出纸笔记下了有关龙井村的资料。史书记载:龙井的兴盛,始自北宋元丰年间。上天竺寺高僧辨才法师告老退居龙井后,前来探访,问道者甚多,上至郡守,下至乡民,络绎不绝。辩才满腹经论,德高望众,而且乐善好施,平易近人。辩才为方便客来客往,募缘整治山林,开劈通道,广植翠竹,形成一条风韵萧爽的盘曲山路,也就是现在已辟成通衢大途的风篁岭。山上路通了,风景更美了,龙井寺的香火渐旺,来来往往的客人亦与日俱增。辩才热情好客,每有来人登门,必奉山中自植自焙香茗一杯为礼。客人多,茶的需要量大,龙井寺周围的山林便全都成了茶园。相传,苏东坡曾多次来此地与辩才会悟,交流诗艺、禅艺、茶艺。“白云峰下两旗飞,腻绿长鲜谷雨春。静试却如湖上雪,对尝兼忆剡中人。”这就是东坡先生赞美龙井茶的诗句。在众人的邀请下,苏轼还手书“老龙井”匾额,给这里留下了墨宝珍迹,该匾至今尚存在狮峰山脚的悬岩上。

刘 伟

随着游客的步伐,我们来到了龙井村著名景点“御茶园”,这就是当年乾隆皇帝采摘茶叶的地方。据说,乾隆帝曾来杭州四次,每次都到龙井茶园观赏,他和茶农们一起采茶,炒茶,还写下了《坐龙井烹茶偶成》诗:“龙井新茶龙井泉,一家风味称烹煎。才芽出自烂石上,时节焙成谷雨前。何必凤团夸御茗,聊因雀舌润心莲。呼之欲出辩才在,笑我依然文字禅。”

在龙井村,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乾隆皇帝当年下江南时,微服来到龙井村狮峰山下,胡公庙的老和尚陪着他游山观景,见几个村妇在庙前采摘新茶,心中一乐,快步向前,也学着采起茶来。刚采了一会儿,忽听太监密报:“皇上,太后有病,请皇上急速回京。”乾隆一听太后病重,随即将手中茶叶放入随身袋中,日夜兼程返京,回到宫中向太后请安。其实,太后并无大病,只是一时肝火上升,双眼红肿,胃中不适。她见皇儿到来,心情好转,又觉一股清香扑面而至,忙问道:“皇儿从杭州回来,带什么好东西,这样清香?”乾隆皇帝觉得十分奇怪,我匆忙而回,未带东西,哪来的清香?但低头一闻,确实有一股馥郁香气,而且来自袋中。他随手一摸,原来是在杭州龙井村胡公庙前采摘的一把茶叶,几天后已经干燥。太后想品尝一下这种茶叶的味道,宫女们将茶泡好奉上,果然香气扑鼻,饮后满口生津,回味甘醇,神清气爽。三杯过后,眼肿消散,肠胃舒适,太后兴奋致极,连声称赞杭州龙井茶是灵丹妙药。乾隆皇帝见太后这般高兴,自己也乐得哈哈大笑。忙传旨下去,将杭州龙井村狮峰山下胡公庙前自己亲手采摘过茶叶的十八棵茶树封为御茶,每年专门采制,进贡太后。从此,龙井茶名声远扬,这块“御茶园”一直保留至今,而且成为一个独具特色的旅游景点。

游龙井村,品龙井茶,这里有着与众不同的感受。中午时分,我们到一茶农家饭馆用餐,饭后品尝了他们从自己茶园采摘的龙井茶。这家主人说,他这里距“御茶园”不足五百米,当年乾隆皇帝采摘的十八棵茶树,就是他家祖上的,现在的家门口,就是乾隆皇帝经过的地方。是夸口还是杜撰,没法考究,无可厚非,但近几年发生在他们村的新闻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二OO五年春,“御茶园”的十八棵清明茶面向全国拍卖,最高价达到每克七百元,一茶商欲买二百克龙井茶,竟拍到十四万多元。

元代诗人虞集曾这样赞美龙井茶:“烹煎黄金茶,不取谷雨后。后来二三子,三咽不忍漱。”吟诵着古人的诗句,品尝着狮峰山上的龙井茶,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内心的感叹:龙井村,你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心想,假如苏东坡先生故地重游,他也一定会再赋诗一首。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上一篇:徐青锋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