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 伟(7)

时间:2017年08月23日 作者:刘伟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月是故乡明

刘 伟

刘 伟

甲午之秋,我第一次在杭州过中秋节。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淮阳人也好在游客面前夸口:“南有杭州,北有陈州;南游西湖,北游龙湖”。不管别人怎么说,在杭州过中秋节,我真有与在家不一样的感觉。

中秋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中秋节月亮圆满,象征团圆,因而又叫“团圆节”。《西湖游览志余》中说:“八月十五谓中秋,民间以月饼相送,取团圆之意。”《帝京景物略》中也说:“八月十五祭月,其饼必圆,分瓜必牙错,瓣刻如莲花。……其有妇归宁者,是日必返夫家,曰团圆节也。”

祖国各地的不同民族,有不同的生活风俗,过中秋节的形式,也有很多不同的讲究和说法,但有两点是一致的,一是吃月饼,二是赏月。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中秋吃月饼,那该是很久远的传统吧?其实,宋朝以前,完全没有月饼什么事,唐代顶多提到“玩月羹”,据考证是桂圆、莲子,藕粉做的,但也不是月饼。它真正诞生,就在杭州。记录南宋临安城风俗的《梦梁录》里,其中有一卷“荤素从食店”,写当时的“蒸作面行”会卖芙蓉饼、菊花饼、月饼、梅花饼、开炉饼等等。“月饼”二字,第一次闪亮登场。不过,书里写中秋节的情景时,说王孙公子登轩玩月,却完全没提要吃月饼这回事。周密在稍后的《武林旧事》里,同样记载了月饼,但也没和中秋配对。这说明,当时月饼已经成为杭州人爱吃的面点,但跟中秋节没有一点关系。

月饼第一次和中秋节好上,得等到明朝,而且多亏了一位太监。他叫刘若愚,是万历、天启年间的太监,但在崇祯二年,被列入魏忠贤党附入狱,当然这是冤案。所以,他在坐牢时,用了十二年时间伸冤,写了一本《酌中志》,回顾宫中之事,其中写饮食的第二十卷里,细细写了八月十五,家家供月饼,而且吃不完还可以风干放到年三十再吃,成为“团圆饼”。到了清代,月饼彻底成了中秋的象征,而且已经有酥皮月饼了。诗人、美食家袁枚的菜单里,有“刘方伯月饼”和“花边月饼”一个是山东细面做酥皮,松仁、核桃仁、瓜子,猪油等为馅,一个是猪油拌细面做酥皮,饼有碗这么大,四周掐成菱花边。

孩童时,吃月饼是一种享受。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吃的月饼就一种,圆圆的、红红的、硬硬的,里边有青红丝,冰糖、花生仁,十分简单,十分好看,也非常好吃。十五晚上,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一边吃月饼,一边赏月,挺有趣儿的。后来,日子好过了,月饼的品种逐渐增多,什么枣泥馅、哈蜜瓜馅、多味馅、肉馅等,有的新式月饼,我从来没见过,也叫不出来什么名字。再后来,月饼的包装越来越气派了,什么圆盒的、方盒的、木盒的、铁盒的,超市内各种各样的高档月饼应有尽有,让人目不暇接。至于那些动辄几千块钱一盒的月饼,甚至上万元的价格,那就不仅是月饼的价值了。

今年,杭州和家乡淮阳一样,天价的月饼不见了,老百姓喜欢的月饼好吃不贵,大众口味受人青睐。居住在杭州的淮阳老乡,经过商议,最后决定,三家一块过中秋。各家都把最好的月饼拿出来,一起品尝,吃不完,就互相交流,一家买了三四种,经过这么一交流,就变成了十多种。

吃罢月饼,只等赏月,可是,十五这天,杭州是多云转阴天气,晚上的大戏只能看“彩云追月”了。大伙儿一致同意改变计划:白天到钱塘江观海潮,晚上去西湖欣赏音乐喷泉。

从笕桥机场出发到钱塘江大约一个小时,坐在车上我一直在想,过去都是在电视上看潮起潮落,如同梦幻,今天终于可以大饱眼福了。据了解,农历八月十八前后,是观赏钱江潮的最佳日子,“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这是北宋大诗人苏东坡咏赞钱塘秋潮的千古名句。受“超级月亮”影响,钱塘江潮水凶猛,观潮高峰随之而来。观潮节来临之际,每天有十多万人来这里目睹钱江潮的自然景观。气势磅礴的钱江潮,让人们了解了什么叫壮观,什么叫神奇,什么叫震憾。这里有十五大观赏点,去人最多的地方是三堡、九溪和萧山美女坝。三堡船闸是标志性建筑,很多周围的居民喜欢到这里观潮。潮头在撞击船闸时,往往会掀起巨浪,有时候浪头会腾空20多米。九溪是游人最容易到达的观潮点,而且很多到西湖景区游玩的游客也会顺便到九溪观潮。所以,很多人在九溪观潮,就是直接站在之江路的人行道上看。萧山美女坝是最出名的观潮点,连日来每天都有大批游客一大早就来到这里。每当潮水涌来,在美女坝就会形成“回头潮”,这样的壮观之美,在别的地方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的。

刘 伟

傍晚,我们站在西湖之畔,听着“彩云追月”、“喜洋洋”、“小夜曲”等美妙的音乐,欣赏着忽高忽低、忽聚忽散,变幻莫测、多姿多彩的喷泉造型,不由想起了家乡的龙湖,此时我们仿佛站在太昊陵前的伏羲文化广场,仿佛站在安居苑附近的观荷栈道,仿佛站在东方神话水上游乐园北岸的新建码头。我们相信,这样的人文景观,不久将会在淮阳龙湖之畔精彩上演。

今年的中秋节,恰遇二十四节气的“白露”。关于白露,有很多诗句和谚语,从这些句子中便可知道白露节气的特点。“白露身不露,寒露脚不露”。说的是白露节气,阴气渐重,老人和小孩就不要赤膊了。古诗云:“日照窗前竹,露湿后园薇。夜蛩扶砌响,轻娥绕竹飞。”说的是此时天高云淡气爽风凉,可谓是一年之中最可人的时节。但此时节,地球上许多有生命的东西,会在萧瑟秋风中随之由荣而衰。不过,万物兴衰皆自然,天行有常,不以尧存,不以舜亡。天文年历显示,中秋佳节和白露相遇,几十年才能有一次机会。二者上次相逢是在一九五七年,下次则要等到二O五二年。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今天真真切切应了杜甫的这联名句。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上一篇:徐青锋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