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 伟(10)

时间:2017年08月23日 作者:刘伟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仰 羲 精 神 昭 后 学

                   ——怀念已故著名书法家何仰羲先生

刘 伟

1996年9月15日,原河南省周口地区书协主席,河南省政协委员,河南省文史馆馆员何仰羲先生带着诸多遗憾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故土,离开了先生酷爱的书法事业和他朝夕相处的亲朋好友。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眨眼间何老离开我们已整整19年。然而,他那爱国进步、奉献社会、勤奋敬业的崇高精神和为人师表、虚怀若谷、淡泊名利的高尚品格,一直在激励着我们。

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何仰羲先生就是豫东一带大名鼎鼎的书法家,他书写的毛主席诗《七律·长征》四条屏,曾和我国书画大师齐白石、何香凝、郭沫若等名家的作品一起收入《毛泽东故居藏书画家赠品集》,中原人为他感到骄傲,称他为“陈州秀笔”。回忆往事,何老传奇一生的珍闻历历在目。

刘 伟

行书  毛泽东诗《和周世钊同志》

何仰羲先生视书法艺术为生命,在墨池砚田中默默耕耘了六十多个春秋,是锲而不舍、坚韧不拔的毅力使他登上书山高峰。他自幼聪慧颖达,7岁从师学书,名碑佳帖糜不心慕手追,从一笔不苟摹临到自出机抒的意造,达到了继承古人又超越古人的境地。他远溯王羲之、王献之,中取颜真卿、怀素,近追王铎、郑板桥、何绍基,博采从长,自成一体,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艺术风格。尤其是他的行草,直取“二王”之法,参以怀素、板桥之意,运笔圆劲苍秀,结构错落有致,分行盼顾神合,寓刚健于婀娜之中。总而观之,何老书作恰似一副跃然纸上独具匠心的水墨画。品赏之余,令人心胸大快,神怡气爽,颇有蔗境回甘之乐。何老新奇的书法风格和绝妙的章法特点,是我们书法同仁认真学习和研究的重要课题。他对书法艺术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创作思想和执着精神都是我们应该永远倡导的。

随着新中国的诞生和成长, 何仰羲先生与毛泽东主席有着一段不寻常的交往和切不断的情结。1957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同志64岁寿辰。当时,老人家兼任全国政协主席,何仰羲先生是淮阳县政协委员,为了表达对伟大领袖的崇敬之情,何老饱含激情,欣然命笔,龙蛇飞动,一气写下毛主席新发表的《七律·长征》,于国庆节前寄到首都北京。这幅作品为板桥体四条屏,整个布局疏密相间,浓淡相宜,神似板桥,形有新意,可谓骨力峻达,豪气凌空,古拙奔放,一笔一划无不表达对红军长征历史壮举的由衷赞美,对新中国创始人毛泽东同志的无限崇敬。斗转星移,太阳归西。毛主席当时对何仰羲先生所呈作品作何评价,已是千古之谜。但是,当时的毛泽东同志,正是书风深化的黄金时代,在此期间,精品叠出,光芒四射,这样一位堪称一代宗匠的书法大师居然珍藏何先生的书法作品,由此我们不难推断,毛主席经过反复玩味,鉴赏后,一定认为该作品笔力不凡,很有收藏价值。这足见何先生的作品在毛主席眼中的地位了。然而,何先生并没有因与毛主席的翰墨之缘而摆脱人生的厄运。不久,他被错划为“右派”,毛泽东同志委托中央办公厅写给他的致谢函也未获寓目。“文革”期间,何老赋闲农村老家,干起了打扫厕所,收尿肥的差事。但他仍临池不辍,以苦为乐。逆境生活非但没能使他意志颓沉,相反,历史劫难使他的书法艺术更臻高古生辣。否极而泰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何仰羲先生政治上得到昭雪,并被推选为河南省政协委员、周口地区书法家协会主席等职。人虽年迈,但他壮心不已,猛志常在,他的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种大展,多次获奖,并有多幅作品被翰园碑林、黄河碑林等刻石永存。为了满足书法爱好者的要求,他身居陋室,挥毫泼墨,赠于友人者达万幅之上。他还多次应邀到外地讲学授业,殚精竭智培养中原书坛的后起之秀。在毛泽东同志诞辰100周年之际,何先生怀着对毛主席的特殊感情,先后参加了国际书法大赛及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等单位举办的系列书法展览,毛主席纪念堂和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等还纷纷征集收藏了他多种字体书写的毛主席诗词。何老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不论逆境顺境都有自己的抱负,那就是终生酷爱自己所追求的书法艺术。

刘 伟

草书 毛泽东词《忆秦娥·娄山关》

何仰羲先生对书法事业的贡献远远超出了他的书法艺术本身价值。他在担任周口地区首届书法家协会主席期间,建立健全了全区书法协会机制和活动章程,壮大了书法队伍,成功举办了周口地区首届书法大赛,周口书法进京展及河南、安微、江苏三省的“三阳”书法展,淮阳、许昌、焦作三地的“春秋五国”书法展,淮阳五叟书法展”等,组织参加了省书协举办的“中原书法大赛”和“殷虚笔会”,创办了“陈州书画社”,参与创建了伏羲碑林。在他的努力下,周口一跃成为河南省书法强区,为以后蓬勃发展的书法事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周口书法能有今天的大好局面,何老功不可没。“雪融冰消春风来,枯树吐翠百卉开,老冀伏枥雄心在,挥毫书志登春台”,何先生这首自作诗,正是他的精神写照。

刘 伟

何仰羲书毛泽东诗《长征》

时光易逝,往事如烟,而我们对何老的怀念却常在心头,更随岁月的磨砺而愈发深刻。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上一篇:徐青锋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