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丘之上说宛丘

时间:2016年09月26日 作者:周建山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宛丘,兀立于豫东平原蔡水之畔,是《尔雅》记载的天下五大名丘之一,在《山海经》中被称为“陈州山”。“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如果以此形容宛丘是再贴切不过了。人祖伏羲曾在宛丘建都,平粮台龙山古城在此惊现,《诗经•陈风•宛丘》这首歌唱纯美爱情的杰作,发散着永久的文学艺术魅力,这一切都为宛丘增添了丰厚的文化积淀。出淮阳县城东南3公里许,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就置身于宛丘之上了。漫步宛丘,尽管看起来它并不起眼,但它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却着实令人景仰。
    宛丘是神奇的寻根文化圣地。距今五六千年前,伏羲从今甘肃天水出发,带领部族沿黄河辗转东下,选择在气候宜人、水草丰美的宛丘一带落脚,在宛丘之上定都,开创了华夏文明的新纪元。伏羲既是一位部落首领,也是一个部落名称,还是一个世袭称号,就像一代代的“皇帝”称谓一样,伏羲也经历了不知多少代。伏羲在宛丘开天辟地,作网罟,养牺牲,定姓氏,制嫁娶,造书契,画八卦,一统天下,建立了丰功伟绩。他以龙纪官,号曰龙师,宛丘被后世称为“龙都”,中华民族由此自称是“龙的传人”。伏羲在宛丘自称风姓,这是中华民族的第一个姓氏。姓氏之根,源于伏羲,源于宛丘。宛丘不愧为中华文化的根祖圣地,龙文化的活水源头,是海内外华人倾慕神往的心灵故乡。寻根宛丘,拜谒伏羲,无疑会使你的心灵得到莫大的慰藉和满足。
    宛丘是古代文明形成的殿堂。宛丘之地发现的距今五六千年仰韶文化遗存,以及距今约4500年的平粮台龙山文化古城,让伏羲都宛丘的传说变得真切而实在。由于这里地处历史上的黄泛多发区,沧海桑田,地貌巨变,宛丘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高大伟岸,但是如若拨开历代黄河泛滥淤积的厚厚地层,行立在史前时期或者春秋时期的宛丘脚下,宛丘这个像倒扣着的碗一样的山丘更显得名副其实。穿越时空的隧道,4500年前的历史场景展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个时代的天空湛蓝纯净,美得让人心醉,每天的太阳都是那么崭新亮丽,空气是那么澄澈透明。无论春夏秋冬,拟或风霜雨雪,宛丘的人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过着丰衣足食、恬适惬意的自在生活,直到有一天,他们的安逸宁静被打破,东夷部落的人们自东向西而来,宛丘部落的土地被不断蚕食,即将收获的庄稼和果实被不断掠夺,宛丘部落与东夷部落之间的冲突在所难免。面对东夷部落一次次的威胁和侵扰,宛丘部落为了加强防御,筑城构壕也就成了他们必然的选择。宛丘部族首领组织人力物力,不知多少人用了多长时间,筑起了高大的城垣,开挖了宽阔的壕沟,在与北门相对的南门建起了门卫房,在南门的路土下铺设了陶排水管道。部族首领住在高台上用土坯垒砌的房子里,用他那至高无上的权威,役使人们筑建城池,冶炼铜器,烧造陶器,他则演绎八卦,用牺牲祭天,以凝聚人心。平粮台古城遗址高大的城垣,宽阔的城壕,泛绿的铜渣,黑衣陶纺轮上特殊的文字——“离”卦符号,用土坯构建的宫殿建筑雏形——高台建筑,还有那颇有创造性的环保设施——陶排水管道,用于守卫瞭望的防御设施——门卫房,这一切都集聚在宛丘之上这座边长185米的正方形原始城市中。文明的要素在平粮台古城如此齐全,它能告诉我们什么?文明的曙光已在宛丘之上升起,高大的城墙已经耸入文明时代了。
    宛丘是东方的爱情伊甸园。宛丘为羲皇故都,这里民间广泛流传着伏羲兄妹成婚的传说,这种传说为宛丘平添了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伊甸园是西方亚当和夏娃爱情的圣殿,宛丘则为伏羲女娲兄妹成婚的传说找到了文化归宿。时间从宛丘之下的蔡水畔悄悄溜走,弹指一挥转眼已从史前社会来到西周春秋时期的陈国。那时的陈国是一个社会风气相对开放的地方,也许伏羲女娲时代的爱情基因在宛丘之上遗留下来,宛丘成为陈国男女约会相亲的游观之所。《陈风•宛丘》就是一首歌唱陈国男子在宛丘对巫女舞蹈家爱慕之情的优美诗篇。巫女敲着鼓,击着缶,手持鹭羽,在宛丘无冬无夏地轻歌曼舞,飘飘荡荡,翩翩旋转,热情奔放,无休无止,洋溢着生命的飞扬跃动和野性的美感。痴心的男子苦恋相思,却无法获得爱情,无冬无夏地追随,暗暗地远视着,始终没有停止。虽然爱情没有结果,男子却因为伊人已经刻印在他的心头,无冬无夏,无日无夜,时时处处都是伊人的动人形象。法国著名作曲家拉威尔的《波莱罗舞曲》,这首被美国音乐评论家爱德华•唐斯称为“使人一听就产生无以言状而又不可抗拒的兴奋之情”的乐曲,描绘的是舞剧中这样的一个场景:“一个女人独自在一张桌子上跳着舞,四周围观的男人们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的动作。随着她的舞姿愈来愈热烈,他们的情绪也愈来愈高涨。男人们击掌顿脚,形成有节奏的伴奏。最后在转到C大调的那一刻(全曲的高潮),男人们一个个拔剑出鞘。”(《管弦乐名曲解说》)这虽是西方乐舞,但反映的文化内涵却与《宛丘》何其相似:将不可遏止的情感投射于生命的存在本质的外化形式——乐舞。从《宛丘》这篇歌颂美好爱情的诗篇来看,宛丘就是名副其实的东方神圣的爱情伊甸园了。
    宛丘多少事,都付蔡水流。日月依旧在,清风荡悠悠。盘桓在宛丘之上,我仿佛看到古代文明的曙光正在宛丘的林间璀璨炫动,仿佛看到有周一代陈国青年男女涌向宛丘载歌载舞、以舞传情的情景。驻足于宛丘之上,历史就在脚下,故事就在眼前,无论时光倒流或是回归现实,恍然觉得我们就站在历史和现实的交汇点上,心里始终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回望我们祖先创造的历史,倍感守护精神家园、传承历史文明的担子是如此地沉重。我们应该为宛丘做些什么呢?如何将历史文明弘扬光大,惠及民众?伫立在宛丘之上,任秋日长风萦拂,思忖良久良久,希望寻找到一个圆满的答案。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